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科場問試 認識布袋戲口頭表演美學

  • 次標題:第136期-2021/06
  • 文:陳龍廷
  • 圖:陳龍廷、黃俊雄、劉德媛
  • 點擊數:820
二齒是早期電視布袋戲相當受歡迎的角色。

人類擁有自己的語言以來,就開始運用這種天生的本錢來進行創作,而布袋戲就是相當典型的口頭表演(verbal performance)。一個經過歷代民間藝人千錘百鍊的口頭表演藝術傳統,一定是許多層面都高度地套語化。

口頭文學的特性

口頭文學存在的套語, 本身具有重複性、穩定性的詞組。所謂套語,就是以一種讓表演者容易記憶、讓聽眾產生強烈印象的方法創造的說話方式。與其說是為了聽眾,不如說是為了創作者,使他在現場表演的壓力之下,仍可以快速、流暢地敘述。特別是即興表演的能力,可能必須奠基在這些固定的套語之上,在該傳統允許的範圍內作有限度的變化。這種表演需要用你的耳朵,用你的心靈聆聽。

布袋戲現場表演是與公眾直接接觸的模式,是透過口頭──聽覺(oral-aural)來完成,並沒有給觀眾留下太多思考的空間,言詞的意義與情感迅速傳達過來,而不必受到書寫的延遲或打斷。因此它經常借用具有重複性、穩定性詞組的套語。重要的是表演者本身必須具備即興的能力,以隨時維持觀眾的新鮮感,而科場問試就是這一類的代表性表演。

科場問試暗藏文字遊戲

科場問試,是其中相當有口頭表演特色的「站頭」(段落)。「科場」即考試的地點,「問試」指口試,或面試。對於現代臺灣人而言,考試幾乎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從小學考試考到大學,甚至出社會後,有的人可能還有公務人員考試在等著呢。布袋戲,卻以輕鬆幽默的方式來處理。這些布袋戲段落包括:

一、主考官講「官話」,二齒抗議聽不懂的段落。
二、做對聯:主考官出題「紅花白花秋菊牡丹花」。而二齒對「紅酒白酒竹葉烏豆酒」。主考官批評二齒「好酒」,二齒反諷主考官「貪花」。
三、作對仔:出題「紅花袂香,香花袂紅,牡丹花又香又紅。」二齒對「臭屁袂響,響屁袂臭,he蕃薯屁哈麥響閣哈麥臭」。
四、盤嘴錦的對仔:出題「桌頂一个瓶,桌腳一个盆,瓶跋落去,瓶破盆也破,毋知瓶拍破盆,抑盆拍破瓶?」二齒對「樹頂一隻猴,樹腳一隻狗,猴跳落來,猴走狗也走,毋知猴驚狗,抑狗驚猴?」
五、接龍:「天」起頭,「天」收束的迴文詩。二齒不時對以賭博術語,博君一笑,最後一口氣將十七句的詩句念出來。
六、四書謎猜:「子張學干祿」的上句,延續二齒之前的考生劉三、怪老子所說的「厝頂拍干樂」的諧音笑話,最後守門將軍與二齒無意間的閒談言語,卻令人出乎意料地幫助他想出答案。

總共六段的表演中,第一段表演例如:
主考官:『文章平常,不知口才如……,何?』
將軍:喂喂!你哪會攏恬恬?
二齒:He 哈麥講啥?我哈麥攏聽無!
將軍:阮主考官咧講「官語」。
二齒:He 遮呢熱,毋免寒啦,he袂寒啦!
主考官:毋是,做官人有he「官語」,「官音」啦!做官咧講──的。
二齒:喔……,哈麥做官咧講──的。
將軍:是啊!
二齒:He 我哈麥聽無!
將軍:聽無,你都共講「主考大人,你都講較白──的」。
二齒:喔……,我哈麥知。哈麥主考官,你哈麥放白──的!
主考官:唉咿?
將軍:拜託咧!都毋是咧落屎,閣「放白的」。「主考大人,你講白話,我聽較有」,毋倘講「放白──的」,歹聽!
二齒:好!哈麥主考大人,你哈麥講白話,我哈麥聽較有;你若講he官語,我哈麥聽無。

科場問試的應試者,包括足智多謀的「劉三」、「神琴魔醫」的「怪老子」,還有「哈麥二齒」。在此二齒鬧出的笑話,是將「官話」聽成「寒話」,才會說出很熱啊,不會冷啊!二齒抗議的是,做官的人講的「官話」,也是官方的權威。做對聯時,主考官批評他開口就是酒,是「貪酒」,二齒卻不忘反唇相譏說他「貪花」。這位一開始不被看好,講話有一點大舌頭,甚至「自摸」、「天狗王」、「墨賊」等滿口賭博經,總是「哈麥」口頭禪的二齒,最後竟然得到狀元。

過於精緻、文謅謅的辭彙在口耳傳播中,不容易有效地讓觀眾瞭解。布袋戲這種口語表演,不但巧妙有趣,而且雅俗兼容,這些內容的深淺當然與觀眾的水準有關。過去的布袋戲觀眾群有許多漢學先生,很容易接受出自四書的對聯、謎猜等,而將四書拿來開玩笑的段落,也隱含著向權威挑戰的意味。1975年,立法院通過的〈廣播電視法〉,規定廣播、電視禁止播出「方言」節目,但黃俊雄卻藉著電視「字幕」憑藉文字遊戲闖出特色,更能推廣詩詞唸白的優雅,而超越一般觀眾接受口頭傳播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