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似水如袖 悅讀水袖

  • 次標題:第148期-2024/04
  • 文:侯剛本
  •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點擊數:26
水袖可以表達劇中人物情感。圖為國光劇團《宇宙鋒》劇照,劉海苑飾趙艷容。

水者:無色無臭之液體,係由氫氣與氧氣化合而成。微觀樣態可是「汁、液」。鉅觀貌狀謂為「海、河、江、湖」。玄學心法列位五行之一(金木「水」火土),九大行星另有天文一席(如水星);若言者延伸應用至日常生活,水可象徵寓為金錢財富(如「油水」)。

袖者:衣服從肩至手腕之處(如「衣袖、袖口」)。若喻以形狀外觀,即為微小能隨身攜帶之物(如「袖珍」)。若當事人將手藏至衣袖之內,則是形容某人冷眼漠視,不願參與其中(如「袖手旁觀」)⋯⋯。


試以似水如袖二者加值相乘,轉瞬便幻化成為舞臺上,一件唯美獨具的寬敞美衫:男袖為「褶」(ㄒㄩㄝˊ),女袖曰「帔」(ㄆㄟˋ)。俊男美女褶帔上身,有聲皆歌無動不舞⋯⋯。


抖袖:漫漫柔長的時空片羽

人類是一種衣著的動物,原本穿著衣服的行為主要是用來遮羞與保暖。然而,隨著歷史演變的時序推進,外衣內衫除了基本的遮羞與保暖的需要之外,一旦這些衣服換上了顏色,甚至於變化了材質,進而試圖豐富服裝設計的剪裁⋯⋯,於是一場千變萬化的衣著樣態之美,便融入人類時空文明脈絡,爭奇鬥豔深陷衣戀⋯⋯。

話說水袖原是中國戲曲舞臺上,演員所穿戲衣襯裡的「水衣子」(即汗衫或內衣)。感佩藝界先聖前輩們透過舞臺實踐的歷程巧妙發現,若將原本裡衣的白色袖子布料延長,改良過的長袖衣衫便可挪轉至舞臺上,透過服飾展現演員的身韻風姿儀態,尤以表演者藉由服飾的非語言傳播媒介,將之用於傳達劇中人駕馭外在衣袖身段,展現收放開合翻覆拋接五花八門的技藝功法;甚或穿著水袖的演員,隨著故事情境巧用服飾衣袖,搭配唱腔臺詞聲歌律動,試將內在抽象寫意的心思感受,轉為化思為形悠律思美,身心合一的禪畫境界。

時空不可逆。回歸人類漫長的歷史長河,也許水袖最早發跡何方何處,根生源頭未必精確可考。反觀若從炎黃子孫華夏民俗文化的日常考據,水袖的確具有千百年來因著「長袖」的優勢,連帶展現「善舞」的條件。如此文化意象不論對應在真實生活的人生戲臺上,或是紅男綠女的戲如人生裡;舉凡這些長袖善舞的各方高手,若再輔以過人顏值與出眾口才,且看口若懸河與水袖懸河同步迸發,如此溝通魅力必定呈現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加乘效果。除了本國文化的歷史語境,若從人類相似相通的行為模式,放射對照至鄰近的朝鮮文化、印度文化、安南文化、中東文化⋯⋯等不同國度脈絡裡,關於水袖如何舞弄翻騰的奇特妙用,複視交融之間均能瞥見,彼此大同小異的文化性詮釋。


縷袖:細細如涓的點滴文獻

人說天下文章一大抄。不過話說回來,倘若英雄所見真是略同,那麼關乎水袖的相關專書論文立言者,多數散落在傳統戲曲與民族舞蹈的學門領域。有些專家學者會從美學的概念切入,有的藝界高人則會從自己的創作作品來談。亦有出身於戲曲界或舞蹈界,同時深諳服隨著故事情境巧用服飾衣袖,搭配唱腔臺詞聲歌律動,達到悠律思美身心合一的禪化境界。裝造型設計的斜槓達人,採取融會貫通的跨學門論述,夾敘夾議相輔相映。美學陳述必談四功五法寫實寫意,創作論述必言創作理念身韻技法;至於衣/藝皆通的少數高人,便從原屬(戲曲、舞蹈)專業跨域服裝設計,圖文併茂加強說明。

除了以紙本字句呈現的相關文獻之外,關於水袖展演的影音資料,在影音視聽的世界裡,也同樣恰似雨後春筍般地充足豐沛。換句話說,水袖的蹤跡不僅可以從學術殿堂裡,找到各式各樣的文獻導引;同時也可以在許多的視頻錄像中,化作眼見為憑的影音資料。唯獨取經者欲從文字創作或是展演實踐,端視各自所需途徑,各取其道潛心修練。


挽袖:寫實寫意的返身之間

既然水袖是個實打實幹的寫實功法,顯然想要對這件奇裝異服駕馭自如者,若沒有花上經年累月的練習,想必寬鬆衣衫下的軀幹身形,必定摳胸駝背奇醜無比。加上綿長袖衣若無經歷反覆熟習,舞弄之下自纏自捲,捲成麻花木乃伊的窘態,恐怕叫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此外,男女有別的身韻語彙,搭配著種種「抖袖」、「撈袖」、「翻袖」、「拋袖」、「反袖」、「繁袖」、「彈袖」、「舞袖」⋯⋯眼花撩亂各式功法,沒有砸下十年功的臺下勤習,很難展現臺上一分鐘如夢似「袖」,與「袖」藝非凡的臻妙境地。更有甚者,若是身形外功招數俱已其備,假如還要架接節拍動作邊歌邊舞,甚至歌舞之中不忘詮釋歌者舞者當下,肉身共在同步的內心世界,可想水袖之難,儘管尚未難於上青天,卻也沒有偷工捷徑足以一步登天⋯⋯。

以傳統戲曲為例:當水袖與劇中人的悲喜身心理所當然地表裡合一時,太多太多的作品,均有著水袖身段載歌載舞的敘事風情。萬千劇作之中,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分別有兩齣戲:一齣是梅派青衣經典名劇《宇宙鋒》,故事敘述奸臣趙高女兒艷容,因為不滿君王荒淫無道,加上父親當朝為非作歹,於是將計就計金殿裝瘋罵君斥父。放肆發病的故事情節裡,主演者靠的就是「雖瘋但美」的高超水袖舞功展現。另一齣戲則是1993年復興國劇團所獻演的新編京劇《荊釵記》,戲裡女主角錢玉蓮投江自盡時,在臺上揮舞著極長的水袖,象徵地不僅是女主角物理上,落水溺水的舞臺意象;串串縷縷「秀異/袖藝」收放的翻飛之際,更是劇中人遭逢形勢比人強,生不如死的一言難盡⋯⋯。

綜上所述,寫實炫技的寫意彼端,水袖的背後著實承載著或趙艷容或錢玉蓮等豐富飽滿的肢體情緒表達:「那手路、那眼神、那身段、那韻味、那步法」⋯⋯;不論是角色當下抒情表意的喜怒哀樂,或是服裝本身色彩質地內建賦予的情感意念⋯⋯;切記:上述五法一旦缺一者,並非僥倖仍保其中四樣,而是其餘四向亦將連帶轉瞬化為無有。


收袖:獨具風格的永恆時尚

龍應台曾言:美醜之間還原本相皆為「怪」。只是怪得讓人賞心悅目者謂之「美」,若怪得叫人厭惡反感便為「醜」。

確實,相較於日常生活當中,當水袖因著舞臺展演所需,幻化升階為一件「怪」衣服時,它怪到袖口與原始衣衫不成比例,怪到讓穿上它的人某種程度上,若無經過日積月累刻意練習,褶男帔女將之穿上為所欲為者,美醜之間黑白分明,美者至美醜者自怪。

功欲善其「勢」,必先力其「衣」。若想穿上水袖擁有「水水美美」的身形架勢,確實是得花上些許年日,好好對著鏡子望著身段,進入逐步體驗修正練習的漫長過程。隨著勤練苦學的鍥而不捨,漸漸必能將原初初學時「衰衰楣楣」的佝僂矬樣,練就成男神女神般帥帥美美的飄飄如仙。

擱筆收勢,真心認為水袖誠為人類衣著史上,獨具風格且不退流行的永恆時尚。當你從欣賞它到喜愛它的進化歷程,倘若你也想要嘗試駕馭它,誠摯邀請你「衣」起來體驗它:體驗它的飄逸風華,沉浸它的獨特唯美⋯⋯。


延伸閱讀

林東玉(2004)。肢體動作與服裝的互動─探討服裝情緒。臺北:實踐大學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碩士論文。

侯剛本、楊汗如、劉秀庭(2008)。打開戲曲百寶箱。

喻國雄(2005)。戲曲服裝美學與功能之研究。宜蘭: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楊琳琳(2012)。水袖在臺灣當代舞蹈之實踐研究。宜蘭: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