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崑腔曲劇中的人鬼情緣 《梁祝》與《長生殿》

  • 副標題:第138期-2021/10
  • 文:徐小犀
  •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點擊數:632
唯有當化為鬼魂的山伯給英台託夢時,兩人的愛情方以得圓,獲得昇華。圖為國光劇團《梁祝》〈癡夢乍醒〉劇照。
描述

雖說現實生活中沒有人能超越生死,人們卻藉著無限暢想的戲曲世界,成就偉大的愛情故事,無論是山伯英台,或李隆基與楊玉環,淒美的戀情都因超越生死而雋永。

《梁祝》及《長生殿》是崑腔曲劇中兩部膾炙人口的愛情故事,國光劇團的崑劇當家小生──溫宇航,既是《梁祝》裡的山伯,也是《長生殿》裡的唐明皇李隆基,這兩對儷人的戀情如何在劇作家手中突破人間桎梏,獲得昇華,且聽他娓娓道來。

山伯魂入夢 英台決意殉情

「梁祝」是華文世界中最淒美的愛情故事之一,祝英台女扮男裝赴書院求學,並芳心暗許同窗梁山伯,可惜兩人因為家世懸殊無法結合,山伯不久後抑鬱而終,英台也在出嫁途中哭墳殉情。

崑劇版本《梁祝》由曾永義院士創作,由國光劇團首演於2004年,並在第四版由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將第六齣〈逼嫁殉情〉改作為〈癡夢乍醒〉,只見英台無奈同意下嫁馬文才,在閨房中不情不願理了嫁衣,輕靠小椅托腮而寐,山伯此時悄悄走近驚醒了英台,兩人隨即互披嫁衣拜堂行禮,好不歡欣,怎奈本該是大紅色的彩球如雪般慘白,山伯倏忽撒手飄離,原來兩人的愛情只在夢中得圓,而在英台夢醒後,隨即聽聞山伯已抑鬱而亡。

「崑曲是描寫夢境的高手。」溫宇航這麼說道,〈癡夢乍醒〉雖是夢境,實為梁山伯給祝英台託了夢,堅定了她殉情的決心,以繼續夢境中的美好,因此有了之後的第七齣〈墓裂同埋〉,在花轎隊伍行至草橋西畔山伯墳前時,英台毅然脫下嫁衣,改著一身孝服奔入土塚與山伯團聚,兩人攜手化為彩蝶,萬花叢中飛舞。

梁祝故事中,山伯先行,英台隨後共赴黃泉,完整了兩人的愛情,但《長生殿》中的李隆基卻在摯愛逝去後,苦苦承受思念煎熬。

長生殿中 李隆基飽嚐思念之苦

取材自白居易的《長恨歌》,清代劇作家洪昇的《長生殿》深刻描寫了天寶年間唐玄宗(又稱唐明皇)與楊貴妃兩人的愛情故事,全本五十折,雖以情愛為主線,對當時的社會與政治景況亦多有著墨。

玄宗與貴妃之間的愛情故事放在安史之亂的時代背景下註定了是齣悲劇,無力保住寵妃性命的君王只能在悔恨中度過餘生,在洪昇的安排下,楊貴妃於第二十五齣〈埋玉〉即縊死馬嵬坡,因此《長生殿》的前半部有多麼極盡人間之歡愉奢淫,唐玄宗在後半部就有多麼遭受悲歡離合的思念之苦,所幸在劇作家的生花妙筆下,李隆基與楊玉環兩人的關係在陰陽相隔後獲得了昇華。

「唐明皇曾經說過楊貴妃是一朵解語花,雖說兩人是名義上的夫婦,但實際上他們是君臣的關係,所以看似平等,但實際上卻不平等,而且永遠不會平等。」溫宇航解釋道,李隆基即便與他的解語花在七夕的長生殿中立下了「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結為連理枝」的密誓,在現實生活中的兩人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平起平坐的夫婦;因此在馬嵬驛兵變時他只能捨掉摯愛,且要等到楊玉環亡歿後,才能在對她的無盡思念中淋漓盡致地闡述出自己的情懷。

劇作家巧手安排 楊玉環屍解成仙

感謝劇作家的巧手,楊玉環命喪馬嵬坡後化為一縷幽魂緊緊跟隨李隆基,在第二十七齣〈冥追〉回到馬嵬坡時,記掛著高力士是否記得將當初與李隆基定情的金釵鈿盒同自己的屍身一併埋下,心心念念著「⋯⋯奴與皇上,還有相見之日麼?」甚至在第三十七齣〈屍解〉蒙玉敕准授太陰煉形之術,得以「似靈胎再投,雙環合湊」回歸仙班做太真仙姬時,還不忘將御賜錦香囊交給土地神,好讓「他日君王見收」。

今日《長生殿》的演出多從第二齣〈定情〉演起,2021年底國光劇團演出的小全本以串折方式選了〈驚變〉、〈埋玉〉、〈聞鈴〉、〈哭像〉四齣演唱密度極高的小生重工戲,穿插〈冥追〉、〈彈詞〉兩齣,劇情直接由〈驚變〉開啟,從兩人情深意濃的御花園小宴急轉直下至安史之亂戰火燒起,緊接而來的馬嵬驛〈埋玉〉,讓失去愛妃的君王就此陷入悔恨中。

無限暢想 圓滿現世不可得的戀情

小全本並將〈屍解〉一齣融入〈哭像〉中,因此當已傳位太子改稱上皇的李隆基哭紅著雙眼向摯愛的身像傾訴情衷時,而楊玉環也因為知曉了夫君的悔恨與思念,放下了對塵緣的迷戀成仙而去,賦歸蓬山太真院中,等待與李隆基的重逢。

「在夢中和人鬼之間,戀愛是最自由的……鬼沒有三從四德,也不需要受到社會制度的拘束。」溫宇航直言,現實世界中無法解決的難題,無法圓滿的戀情,如果移到陰陽截隔的環境當中,就能自然而然地獲得解決。

李楊之戀導致帝王怠政而動亂四起,梁祝情緣抵不過媒妁之言,舊時代的人間情愛總受到種種社會現實的制約,然而鬼魂與夢的世界不受人間禮教束縛,正好成為傾瀉的管道,讓劇作家們大膽透過這樣的變體,將人的故事引申至冥界,藉由鬼魂與夢境讓人們的思緒馳騁,自由暢想,也為古人繽紛的幻思綺想留下了精采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