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02期

傳藝中的女性情慾

瀏覽次數:10980

華麗魅惑情愛怎麼談?


「沒亂裏春情難遣,驀地裡懷人幽怨。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流轉?遷延,這衷懷那處言!」這是崑曲《牡丹亭》中的唱詞,湯顯祖寫實年輕女子思春的心境。由古至今詩詞歌賦與文學戲劇,總是離不開兩性間的愛慾情仇。


仿湯顯祖說情愛故事


現今社會開放了,舞台戲劇的表現雖無法和電影的寬尺度相比,卻也逐漸有了吸引觀眾滿足視覺的演出形式。但唯有傳統戲劇在演出程式中,究竟如何跨越時代的尺度,要看看編劇、導演的想法,運用什麼樣的手法,讓從內而外扮得美美包得緊緊的女人,踏出門庭,在細膩婉約的肢體動作和對話間,也可以仿湯顯祖的《牡丹亭》,讓杜麗娘的真情在夢中得到了無拘無束的表露。


導演和編劇的發想,最終仍需由好演員的詮釋,以精湛內心戲表達一般人不輕易流露的情愛思維。在傳統戲曲中令人稱奇的「梅派傳人」魏海敏,她由傳統京劇中的含蓄、溫婉的女性角色,到西方劇中性情大開大放的女性,像《樓蘭女》跋扈乖張的角色,魏海敏都可以轉換自己的演出方式,去詮釋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角色,主題故事就用影音呈現方式,讓魏海敏親自説角色轉變心境故事給觀眾聽。


紙短情長談情說愛


歌謠在每個地域、及每個原住民部落都存在已久,是民間男女傳送情愛心聲的橋樑,像是阿美族多首歌謠中,其中相思歌,真誠地唱出了阿美族戀愛中男女的內心深處,演唱出心頭小鹿撞個不住的真切心情,意味著他(她)們對於愛情的深刻憧憬。其內容是鳳求凰抑或是凰求鳳,質樸的愛戀總能帶給人們潔白純淨的美感,文中以阿美族的情歌為例,希望由每首民間歌謠的唱詞中一窺該族青年男女如何以歌謠為媒介來談情說愛。


至於舞蹈,就靠舞者運用肢體來表達愛情的愛恨情仇,傳統中無論是東西方淒美的愛情或甜蜜的戀曲,都是以含蓄內斂、點到為止的情感來詮釋。現代舞的肢體對話動作,能達到極度寫實,串連人間愛、慾的留戀與覺醒的故事張力。編舞家將剖析如何用肢體投射男女間的愛恨。


人世間的情愛流轉,千古來都是戲劇愛演的故事,不諭是傳統女性內斂含蓄的情感流露,或是現代豪放女大膽奔放的感情表達,只要演員詮釋的好,都可贏得觀眾青睞。如今第二期傳藝ONLINE紙短情長,也願帶讀者繾綣纏綿在戲劇、音樂、舞蹈所表達的情慾洪流中。

某小姐(陳美蘭飾)魂遊牡丹亭,由柳夢梅接往牡丹亭走了一回。(二分之一Q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