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時代記憶 重現廣孝堂百年風華 郭志郎一家三口 投身交趾陶創作

文:趙瑪姬
圖:財團法人全聯善美的文化藝術基金會、郭志郎
分享:

交趾陶藝師郭志郎除了修復廟宇與委託創作之外,也曾參與國家古蹟的維修,他以純手工捏塑掌握人物風格神韻,手法細膩,作品遍及全臺,「這次對於廣孝堂的修復,希望做到釉藥可以創新,布局也創新。」

如果說,蘭陽迎接旅人的是一片天空地闊與清甜、獨特的空氣,那麼宜蘭傳藝園區張開雙臂擁抱民眾的,就是足以讓人身心安頓的常民文化與醇厚的人文傳統。在宜蘭傳藝園區,除了文昌祠、老街和工坊,還有一些老宅第,為宜蘭傳藝園區增添了常民感與傳承性,其中廣孝堂最具代表性。

 

典型傳統古建築

廣孝堂位園區的中心位置,毗鄰展示館及文昌街,面寬為9.68公尺,進深為11.61公尺,面積約為37.3坪,是一座典型傳統的古建築,有九十餘年歷史,原係為宜蘭的鄭氏家廟,後來拆卸下來重組於宜蘭傳藝園區。

 

當時在移建時,儘可能保留了原有木構件來恢復建築物的原有風貌,至今廣孝堂作為園區內傳統家廟建築的展示空間,室內依傳統格局擺設佈置家具器物,一方面推廣傳統祭祖儀式活動,一方面也兼具街區導覽中心的功能。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宜蘭傳藝園區自2002年開園以來,迄今已經超過17年,園區內傳統建築群包含廣孝堂、文昌街、文昌祠暨戲臺(含四方土地公廟)以及黃舉人宅等傳統建築等,在歷經海風吹拂、颱風肆虐、地震加上木材老化等自然的不利因素侵襲下,已陸續出現劣化損壞的徵象。

 

為了讓園區得以永續經營,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與合作夥伴財團法人全聯善美的文化藝術基金會決定攜手進行修復工程,針對廣孝堂、黃舉人宅、文昌祠暨戲臺(含四方土地公廟)等建築現況進行調查及損壞記錄、修復原則及建議、修復期程規劃、管理維護計畫,作為後續修復的基礎。

 

一年時間修復交趾陶

延續調查研究成果,全聯善美的文化藝術基金會2018年起推動文昌祠、廣孝堂、黃舉人宅屋頂之緊急搶修,持續進行傳統建築整修規劃及整修施作等後續工作,希望可以接續逐年完成各建築之修復,避免構造損壞擴大、減損古建築之價值等,以保有古建築之原風貌、時代氛圍及歷史質感,以利園區經典古建築之再利用;並在各建築物修復時落實傳統工法、延續承傳技藝及傳統藝術之教育推廣,經過將近一年時間,廣孝堂屋樑上的交趾陶已經悉數修復完畢。

 

考了一些僅存的照片,但是由於舊照片畫質相當模糊,郭志遠也只能考量大概,但是不脫原始創作主題,包括玉兔、芭蕉等等,麒麟鳳分別代表鳳凰與麒麟,也就是男子跟女子,象徵百年好合;菊花代表富貴吉祥;有雞取其諧音「吉」,再加上雞的臺語有「家」的意思,象徵起家;三隻鷺鷥配上蓮花也有「一路連科」之意。

 

郭志郎是文化部審查公告的傳統交趾陶匠師,1964年出生於嘉義縣新港鄉,自幼於家族中接觸交趾陶,耳濡目染下奠定紮實基礎。郭志郎回憶,小學每天下課後,書包一丟,就跟著姑丈林再興匠師學藝,小有基礎。國中畢業正式拜五叔交趾陶名匠郭慶祝為師,持續跟著林再興、郭慶祝兩位父執輩藝師在宜蘭、花蓮等地做交趾陶。

交趾陶中的雞取「吉祥」之諧音,希望門第一切平安。.jpg

交趾陶中的雞取「吉祥」之諧音,希望門第一切平安。
 

一家三口投身交趾陶創作

退伍兩年之後,郭志郎回到嘉義縣新港鎮成立交趾陶工作室,工作迄今,全心投入,現在連太太張瑞芬、女兒郭育珊都一起投入,一家四口有三人持續為交趾陶付出。

 

平常郭志郎除了修復廟宇與委託創作之外,也會參與國家古蹟的維修,他以純手工捏塑掌握人物風格神韻,手法細膩,作品遍及全臺,「這次對於廣孝堂的修復希望做到釉藥可以創新,布局也創新。」郭志郎表示,現在新的釉藥可以讓光澤度變高,也比較耐戶外多變氣候,但有趣的是這次因為是要修復廣孝堂,所以反而需要在最後一關加上一些灰黑的釉藥,讓整體交趾陶看起來有點歷史感,年代可以跟廣孝堂相符。

 

一家三口的分工,說來協調,太太張瑞芬負責研究釉藥配方,也為作品上釉;郭志郎、郭育珊父女則負責造型與設計、捏塑。一開始郭育珊要回家幫忙,父親也是反對,但是郭育珊已經決定,「我同學跟我說一句話,護理的工作幾千人都可以做,但是交趾陶的工作只有我可以做,我想想也是,決定回來幫忙。」

郭志郎太太張瑞芬負責研究釉藥配方,也為作品上釉。.jpg

郭志郎太太張瑞芬負責研究釉藥配方,也為作品上釉。
 

鳳眼還是大眼 父女都要溝通

「以前吵架時爸爸會說,『出去!我不想阻擋你的出路,女孩子做這個太辛苦,要爬上爬下』,但我覺得還好。」郭育珊相當熱情,她說她和父親兩個不同世代,美學觀與角度也有所不同,郭志郎會覺得女生應該配上鳳眼,而郭育珊覺得大眼睛比較漂亮。

 

郭育珊表示,像動物或是人物雙眼的「開眼」,老生就三分目,童子如果三分目就會感覺沒有精神,所以要畫得稍微圓一點,看上去就會很活潑。郭育珊說,她還會用現代人的眼光去看造型,「我還會加瞳孔,像漫畫一樣,覺得比較好看啊!衣服一定會刻花,這些是傳統,但我也會做仙女穿百褶裙,但一定要有內襯,這也是我們身為工藝師的使命感跟責任感。」

 

郭志郎原本不太接受郭育珊的天馬行空,兩人一開始工作就會「溝通」,但後來兩人可以心平氣和傾聽對方的看法之後,再來作結論,「我一直記得師父林再興說的,如果是要保留傳統,那就要保有現在狀況;但如果你想要走在前面,就是要創新。」

 

郭志郎說,就像一個家,如果這個家地面磁磚用很好的,價值就會提升很高,交趾陶就是這種可以讓大宅變得更加尊貴的藝術,「我最快樂的時候,應該就是看到交趾陶上釉完燒出來,就和我們想完成的一樣。」郭育珊則說,父親讓她非常敬重,「到現在父親都還是每天看資料,看看怎樣可以讓作品更漂亮,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到好。」

爬上爬下,細細修補,這就是郭志郎的交趾陶日常。.jpg

爬上爬下,細細修補,這就是郭志郎的交趾陶日常。
 

興趣、會畫畫加上耐心

郭志郎說,做交趾陶第一個是要有興趣,要有一點繪畫基礎,還要有耐心,「我自己當然一開始是沒耐心的,國小四年級就開始學了,耐心都是磨出來的。」

 

張瑞芬則表示,學這個很慢,但藝術就是要一直學,學無止境,「有時上網觀摩其他人的作品,不斷練習、不然會被淘汰。」張瑞芬相當謙虛,還是郭育珊跳出來說,媽媽的上釉功夫非常好,配色也很獨特,兩代之間直接溝通的相處方式,不言而喻。

 

郭志郎現在跟女兒郭育珊從激烈的溝通到溫柔的交流,「我們的感性都是發自內心,但理性就是希望可以做到像以前一樣。」郭志郎一家三口的感性與理性相互驅動,交趾陶就有了更獨特的新光景

張瑞芬上釉功夫非常好,配色也很獨特,能夠帶出時代新意。.jpg郭志郎女兒郭育珊也投身交趾陶工作,「我同學跟我說一句話,護理的工作幾千人都可以做,但是交趾陶的工作只有我可以做,我想想也是,決定回來幫忙。」.jpg

(圖左)張瑞芬上釉功夫非常好,配色也很獨特,能夠帶出時代新意。
(圖右)郭志郎女兒郭育珊也投身交趾陶工作。


交趾陶 常見於寺廟建築 文│編輯部

交趾陶為低溫軟陶,為避免碰撞,大部分裝飾於牆堵以上的位置,早期以露天窯燒方法燒製,溫度低,極易風化,尤其是裝置在室外的作品,因受日曬雨淋,所以每幾十年都必須翻修一次,老工匠的作品或遭毀壞、或因古董市場收購之風而遭竊取,所以存留下來的甚少。

 

常見於寺廟建築裝飾,由於寺廟負擔祈福教化的功能,因此在裝飾時,不但講求美學,亦必須兼顧實質的內涵。裝飾的題材上大致可分為戲齣人物、鳥魚走獸及花果器物。

栩栩如生的交趾陶,乘載祖先對於後輩的期許跟祝福。.jpg
栩栩如生的交趾陶,乘載祖先對於後輩的期許跟祝福。
 

人倫孝道 廣孝堂 文│編輯部

廣孝堂現在只存正堂,格局為面寬三間,進深五間,屋頂採硬山式,鋪紅瓦,出燕尾翹脊。前步口廊設彎桷捲棚,廊前有踏階,廊內立兩根圓柱,圓柱上雕有陰刻楷書對聯曰:「名山前拱樹色青蒼呈淑氣,秀水後環波光瀲豔獻精華」。

廣孝堂的地舖共有三種分別為六角、菱形及方形地舖,其中步口廊明間六角形尺磚,有如龜甲,具有長壽的意涵。次間為尺二磚斜鋪面。正面明間立三關六扇門,次間設格扇門。明間中立板門兩側則皆施隔扇門,板門書寫「祖澤流徽」且留有菱花式銅質門環,門環雕飾鏤空八卦的傳統圖案。

 

門楣上有精緻的門印刻有「詩」「禮」二字,蘊含「詩禮傳家」的深遠意義,文字以篆體來雕琢。側立面近前廊處,設圓光門,山牆上則開有以綠釉花磚砌製的磬牌形通氣窗。整座牆體為紅磚丁順砌,牆基為洗石子造。背面開四個磚砌窗,中間兩窗設組砌花窗,外為磚製直櫺窗。整座建築外觀顯得簡潔大方。

 

室內屋架採十六架前後用六柱的結構,明間正路屬抬樑式架構,四路則施擱檁式屋架。前廊步口通樑上不施瓜筒只置尖峰筒,筒之前後兩面皆出栱承桁。簷口出兩支吊筒作為裝飾。正堂架內立三通及五根童柱也未立瓜筒,大通、二通下皆無托木或員光,正路童柱只出單向栱承挑桁,後尾則省略未出栱,這些皆屬較簡單質樸的作法,但整座棟架比例優美,線條流暢,仍展現出宜蘭匠師深厚的技藝。

 

樑枋皆屬方材,方柱抹邊,帶有客家匠派的風格,柱上可見安金的倒掛蝙蝠銜對聯,形式莊嚴典雅。雞舌充滿曲線,流露出宜蘭工匠的地方特色。棟架多為黑色並上彩畫,彩畫雖已模糊但依稀可辨,垛頭為夔龍或卷草的變體,垛仁的題材內容豐富,除了常見的戲曲武齣故事,也有例如金魚象徵金玉滿堂,子孫興旺;雁鴨勾勒出「春江水暖鴨先知」的意境,深具寓意。

 

室內後牆安置神龕,值得注意的是神龕內的餘塞板留有大正14年(1925)時,為了廟內油漆工程各地捐款者的姓名記錄,有來自新竹、臺北、基隆、暖暖、花蓮港及宜蘭本地的鄭氏宗親,其中最有名望者乃新竹鄭家的鄭肇基,彌足珍貴。說明了昔時各地宗親為修築宗祠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顯現同姓族人崇敬祖先之美德。

 

鄭氏家廟為姓鄭家族人共同祭祀,以祠堂凝聚族人情感並緬懷先祖慎終追遠。藉由廣孝堂建築及內容規劃,呈現人倫孝道的延伸,體現勤儉孝悌、詩禮傳家的精神。
銅錢掛頂,牡丹富貴,廣孝堂的交趾陶工藝用色清新,卻不施傳統。.jpg

銅錢掛頂,牡丹富貴,廣孝堂的交趾陶工藝用色清新,卻不失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