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不是京劇 邢本寧的老戲新生

文:陳建銘
圖:本事劇團、徐榕志
分享:

近幾年,小劇場的風行讓臺灣的表演藝術界生氣蓬勃,不論是獨角戲亦或敘事劇皆有許多共鳴,甚而連傳統戲曲也開始走進黑盒子裡面,意欲突破出某些不一樣的戲劇氣息。然而,究竟是什麼樣的魔力,讓這一群又一群的導演、編劇、演員獻身劇場,並且甘之如飴?

2019年底由本事劇團推出碰老戲四郎》,以京劇四郎探母的傳統架構蘊化出全新的戲劇然而當觀眾以為楊四郎該是滿宮滿調地唱出:「我本是楊延輝坐宮院自思自嘆之時卻沒料到戲台上卻是藉由一名中年大叔將自身的北漂歷程透過楊四郎的低聲吟詠來逃離現實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京劇嗎讓在場期待聽戲的老人家都嚇呆了2020邢本寧將再次以京劇老戲為骨崔氏之名為演員量身打造一齣當代獨角戲欲知後事且讓我們一同掀開邢本寧的戲曲黑盒子一探究竟

愛看書的導演 一本辭典的開啟

以老戲為改編藍本刻化自古而今女性在種種眼光下的掙扎到底在不平待遇下女性應該活出自我還是裝睡不醒在自我解放之後又是如何想盡辦法逃避自由這是擔任編劇的邢本寧最深沉的思考

為了讓戲劇成為與觀眾之間的橋梁邢本寧尋找過去的老戲透過現代的眼光重新詮釋新時代女性的掙扎編劇向來是孤獨的坐在咖啡館的昏黃角落一身白毛衣手中飛舞著下筆不能自休的劇情讓藍色墨珠躍然紙上本事劇團團長邢本寧的日常生活就在編劇這個職銜上與原子筆為伍終於一齣齣新戲劇本完工了

她改編的戲邀請臺大戲劇系的學長王瑋廉擔任導演,「因為瑋廉學長一直很積極地參與小劇場學校穿堂共學工作坊。」她笑笑說:「我知道他很喜歡那本由歐丁劇場創辦人尤金諾芭芭Eugenio Barba,1936 ~)著作的劇場人類學辭典》,那是一本蒐羅世界各地傳統表演包含歌劇京劇能劇等並以其戲劇身段與服裝作為闡述研究的書。」所以因著這個緣故將老戲新編再加入現代角度的思考她認為王瑋廉導演很懂他們第一次的合作碰老戲四郎就獲得了廣大好評尤其現代戲劇與傳統戲曲融合要能找出平衡點創造新火花必須對戲劇有十足的默契

水土缺一不可 演員如花綻放

打從小時候開始戲劇就是邢本寧生命中的一部分出生書香世家的她觀賞表演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甚至經常與弟弟扮戲自娛高中時她認識崑曲藝術在裡面她可以聽見父母曾在床邊告訴她的忠孝節義也能看見優美而雅致的文言與身段表現也因此為她往後的戲曲工作埋下種子然而她也曾因為在臺大與同學們的現代戲劇主修領域不同而感到沮喪直到她遇見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老師才讓她發現自己與眾不同之處甚至在後來進入北藝大劇本創作研究所授業於劉慧芬老師才逐漸開啟自己對於戲曲編劇的道路

對於大學研究所皆主修戲曲編劇的她而言以傳統戲曲融入現代戲劇的思維是她努力的目標。「導演是甘甜的泉水編劇如滋養的土壤音樂像添加姿色的肥料惟有三者合一才能有如花般的演員盛開。」邢本寧如此形容著自己對於演員編劇導演編曲四者缺一不可的堅持在外人眼中看來戲曲不外乎唱腔身段程式化語言共構的傳統藝術但邢本寧想告訴大家的不只有傳統的身段而是更加內化的心靈觸動就像碰老戲四郎的男主角——北漂大叔她以漂移作為核心告訴大家楊四郎當年滯留遼國的無奈心情藉此諷諭現今的社會現況邢本寧也提及這就一如前陣子甫結束的總統大選每四年一次的選舉為何這麼多人回家?「因為大家都往外漂了回家變成一個集體意識與現象其實這也就像四郎一樣想回家的心情。」

生命奮力前行 編導對話觀眾

將老戲新編邢本寧試著先將自己對該戲本身的想像然後挑戰導演演員編曲互相拋出彼此對戲的看法然後再統整由擔任編劇的她寫出如同短篇小說的故事情節當然有時不免被原劇本的劇情牽著走但是互相撞擊的結果就是試想過去古人的決定若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如今仍會做同樣的決定嗎邢本寧語帶謙虛地說:「每一齣戲都屬於我們大家的共同創作如果一個劇本能成功那完全要歸功於全體努力的成果。」

劇中人物的形象在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描繪中活躍起來也因為有四者的碰撞所創作出的角色逐漸超越典型例如新戲就以過氣女明星的形象來描繪當代女性生命力堅強的體現還特別選角黃宇琳來演出這個角色她說:「因為她要唱很多首歌曲」。這也是導演與編劇碰撞出來的火花藉由歌曲來解構戲劇

在當代劇場筆下重新活過一次的老戲雖是京劇改編卻絕不是京劇這讓邢本寧想起導演王瑋廉曾與她分享的一句話:「我的志業是生命而不是劇場。」在外人眼中看來劇場工作者不外乎就想實踐自身的劇場夢想但在本事劇團的勾欄砌末中唯有生命才是戲劇能傳達給世人的真實意義性格端慎的邢本寧用劇本思考人生用戲劇與生命對話她希望觀眾不僅僅是來看戲更可以是來聽女主角黃宇琳唱出不一樣的聲音舊戲新詮用歌曲再構戲曲這應是編導與觀眾對話最厲害的絕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