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窗木藝變魔術 永茂工藝征服海外

文:李佩芬
圖:劉德媛
分享:

一根小小的木條,在花窗藝術家父子三人的手中,宛如魔術一般,鑲嵌、彎曲,最後組合成細緻複雜的圖騰;菊花圖、萬字形、龜甲紋,都只靠著木條組合起來,成為建築中最美麗的妝點。

我大學念的科系跟花窗一點相關都沒有,」念歷史系的陳正忠靦腆地笑說:「不知道是因為從小就在這個環境中成長還是天生的天賦很奇妙的我們一家人都對創作特別有興趣。」陳正忠6、7歲時父親陳煌輝開了這間公司兄弟倆從小就在木材花窗機械刀具中長大陳正忠就讀國中時就自己用木條做了一艘船和一輛汽車

細緻工藝 日人甘拜下風

談起家族與花窗結緣的歷程就得提及生於日據時代的第一代老闆現年84歲的陳煌輝當時因為國內木材產業開始蓬勃發展陳煌輝從16歲就開始當學徒學習製作木製家具與門窗雕刻當時知名電器公司大同公司委託製作日式宿舍門窗因緣際會下陳煌輝開始接觸日式木窗的發展沒想到一投入就是一甲子而現在他雖然早已退休但陳煌輝仍然每天到工廠做一點創作

受到父親的影響陳正忠陳建利兩兄弟對於繼承家業毫無猶豫從小就在工廠裡看著爸爸設計木窗的組合變化切割兩人耳濡目染地接受並愛上這一切出現在他們的生命中目前哥哥陳正忠負責海外行銷推廣弟弟陳建利則負責工廠的生產管理陳正忠大學畢業後才開始幫忙父親製作花窗弟弟陳建利則是高中畢業後就在家裡工作弟弟擅長大型花窗哥哥則是喜歡製作小型花窗以及益智遊戲類的新產品

其實做花窗對我們來說並不是甚麼困難的技術就是一直磨一直試一步步累積經驗每一次失敗都是我們下一次作品的養分從結果中修正累積久了你就能發展更多的新花樣。」陳正忠謙虛地說著自己學習的過程,「可能也是我們不服輸想讓人看到自己的能耐。」

將近20年前曾有日本某公司社長想製作自宅別墅的兩扇花窗細緻複雜的花樣讓他找遍全日本都沒有任何師傅願意接手最後託人跨海找到了陳煌輝並開出百萬價碼指定製作當時已年近70的陳煌輝雖然經驗豐富但眼力體力日漸衰弱原本不想接最後使其答應的關鍵就是我想替臺灣人爭一口氣日本人做不出來的我能做出來。」陳煌輝笑瞇了眼驕傲地說出這句話當時在花窗完成後社長還特地飛到臺灣來感謝他

我們父子三人都是這個硬脾氣別人越是覺得不可能的我們越是不願意放棄。」陳正忠拿著手上的一根小木條輕巧的在手上彎曲原本硬梆梆的木頭竟在他手上打了個結。「我們設計的中式花窗裡最複雜的就是這個天官賜福』」。「天官賜福有象徵福氣的葫蘆紋帶來財運的古錢幣紋頭轉個方向還能看到金魚的圖案全都是傳統中式吉祥的象徵傳統花窗的製作由於工序複雜往往一個圖形就需要67道手續機器做不來靠的就是日積月累的手藝真功夫他說:「這麼複雜的圖案其實就是兩個技術而已組合和切割但是怎麼切到極細讓木條保有彈性又不會斷裂組合起來能夠密實沒有任何空隙其實就是經驗累積而已很多人會放棄但我們家的人不會放棄

將古老的美學 重新帶回生活之中

傳統花窗木藝過去曾是鹿港引以為傲的技藝但隨著時代變遷會特別訂製花窗這種產品的人也日益減少無論是臺灣或日本市場都在逐漸萎縮因此陳正忠從數十年前開始思考如何將一家人擅長的工藝技術帶回生活之中木窗是上個世代的人的生活那麼這個世代的人會使用的物品是不是也能夠讓他們發揮自己擅長的技術陳忠正拿出自己最得意的創新作品展示這是他第一個自行創作的益智遊戲他表示因為花窗的技術就是來自組合因此他就開始發想組合這個技術搭配木頭材質能創作出甚麼樣的產品

除了各類型的益智組合遊戲陳正忠也開發木窗花樣的DIY套件組消費者買回去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以基本的鑲嵌技術開發更多不同的新花樣讓現代人透過這個小產品接觸瞭解到花窗之美自己動手做花器燈罩等小產品

對我來說技術面已經不是問題我覺得這個產業最困難的是如何將我們的產品應用到日常生活中保留我們的精緻技術開發新的創意產品否則東西再好無法回歸生活都會凋零文化的保留除了靠政府重視我們自己也得去找到更多的運用。」陳正忠一邊把玩著手中的組合積木一邊分享他的未來願景在他的話中雖然有著對現實的無奈卻也蘊藏著他對未來抱持的無限希望與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