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翁捧桃 神情維妙維肖

文:陳磅礡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收藏
分享:

它本來是裝設在傳統漢人建築的牆堵上,一方面是因為人們只看得到正面,二方面也因為安裝固定方便,因此才有此種「有前無後」的模樣。推估原本應該是屬於某一個戲劇的情節與角色,可惜因建築改建而遭到拆除的命運,如今戲既散了,也僅餘這件陶偶默默唱著獨腳戲。

陶26-02.JPG陶26-01.JPG


這件交趾陶,只見正面塑形完整並施以彩釉,轉至背面卻多空洞及填以灰泥和磚片,莫非是匠師故意偷懶不成?

 

  其實它本來是裝設在傳統漢人建築的牆堵上,一方面是因為人們只看得到正面,二方面也因為安裝固定方便,因此才有此種「有前無後」的模樣。推估原本應該是屬於某一個戲劇的情節與角色,可惜因建築改建而遭到拆除的命運,如今戲既散了,也僅餘這件陶偶默默唱著獨腳戲。

 

老翁神態俏皮

  此件老翁頭頂大帽,眉目以硬物勒劃顯得爽利有神,搭配飄逸漫長的鬚髯,雙手捧持著極為誇張大如籮筐的桃子,加上老翁俏皮地做出好似以桃子掩面再探頭而出的神態,不僅讓人懷疑其人其桃俱非凡俗,而當為傳說「東方朔偷桃」中的東方朔及蟠桃歟?

   東方朔西漢時人,因其雖入朝為官,卻敢於察顏譏諫,不失其詼諧幽默之本色,故民間增色有不少離奇的說法,並為注重口才的相聲界尊奉為祖師爺,連詩仙李白都將他視為同道, 有詩贊云:「世人不識東方朔,大隱金門是謫仙。」

 

神仙中人 東方朔偷桃

  而在諸般傳說中,最為有名的就屬「東方朔偷桃」。話說東方朔本為天上仙人,因覬覦西王母蟠桃園中三千年才結果、食之可長生不老的仙桃,連偷了三回遭逮而被貶下凡間,成為漢武帝的臣子。有一天好求仙以求長生不死的漢武帝,好不容易見著王母娘娘,王母並贈送了五枚仙桃予漢武帝,此時頑皮的東方朔正躲在一旁窗戶偷看,被王母瞧見,向漢武帝埋怨道:「這個偷窺的傢伙,已經三次盜取我的仙桃了!」漢武帝這才驚覺平日不甚看重的東方朔竟為神仙中人。

   人生自古誰無死,雖然收下了仙桃,但漢武帝最終還是死了。從上述傳說中,除了承繼了「桃」在傳統意象中增壽吉祥的寓意與神話思維外,或許更可以窺見民間大眾對於漢武帝好大喜功、逞強嗜欲的批判以及對於東方朔的認同和喜愛,如明人吳德修《偷桃記》即寫東方朔: 「偷桃,思譎諫也。遊方之外,飾智驚愚,愚實易驚,非仙實智,知之者其滑稽之雄乎?


祝壽場合祥瑞之物

  更多的戲劇家、畫家和工匠,則從這些傳統故事中汲取滋養,紛紛將創作重點放在強化其福壽吉慶的寓意,進而淡化了人與神之間的分別,使得「蟠桃會」和「東方朔偷桃」成為民間長盛不衰的祈盼福壽的祥瑞之物,在祝壽的場合或者建築及器物裝飾上,一再搬演著他那機靈諧趣的傳奇故事。

  再看這位老頑童,手裡捧著剛剛摘得的碩大仙桃,賊頭賊腦地好似在顧視四周,其開口淺笑,表情既懷偷桃成功的竊喜,又帶幾分忐忑之心,匠師並以熟練的手法捏塑出長髯和衣帶飄逸飛動的情狀,在在將角色內心的欣喜、緊張以及行動的輕盈迅敏,透過神情、姿態與細節的刻畫,捕捉得微妙微肖,精彩萬分。


陶26-03.JPG

仙翁捧桃

交趾陶、灰泥、磚片

13.5* 14.5* 26.8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