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老師送我的月琴 國寶大師朱丁順與陳明章的師生緣

文:王妤
圖: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分享:

47歲那年,陳明章決定到恆春向人間國寶朱丁順學月琴,花了3年,搞懂了恆春民謠先師陳達的音樂;又花了4年,理解「恆春調」等月琴古調,再重新整理了自己對南管、北管、歌仔戲的音樂思路、開設了月琴教室,至今依舊竭盡所能推廣臺灣的音樂。

以《流浪到淡水》一曲享譽流行樂壇的民謠作曲家陳明章,11年前開始投入臺灣月琴傳承,更研發南管調弦吉他、南管絲弦吉他等樂器改革,與世界音樂交流,要讓屬於臺灣的本土樂器不要失根、感受到朱丁順老師傳承的精神,12年前發現自己有高血壓,讓陳明章從此覺醒,開始投入月琴傳承,「這是我最初對音樂的感動,我希望盡我之力得以延續。」

 

從陳達、朱丁順 認識恆春民謠

從恆春民謠先師陳達開始,月琴成為重要的臺灣音樂象徵之一,陳明章20多歲接觸了陳達的音樂,「我聽到許常惠老師那時候幫他做的一整張專輯,我如獲至寶,非常感動。」陳明章說,他知道他不會念書,考不上大學,國二就跟家人說要去學音樂,先拿哥哥的吉他學,聽見陳達的音樂後,買了月琴來自學,由西方古典、流行音樂、民歌轉回開始思索自己母語音樂的創作。

 

陳明章說,他剛剛寫歌時,鄧雨賢、楊三郎、李泰祥、陳揚都是他的榜樣,陳明章也希望繼續傳承,「讓後代知道,我們這個時代還是有很多很好聽的歌、很棒的樂器,這些都帶不進棺材,但音樂會永遠存在。」

 

這份傳承,來自陳明章對於國寶月琴大師朱丁順的情感,朱丁順是恆春民謠最重要的傳唱者之一,歌聲轉折多變,歌詞即興自在,充分展現活潑的民間文化生命力,一生致力於民間歌謠的教唱,對傳統文化傳承有著極大貢獻。

為朱丁順阿公留下精彩的聲音紀錄,也保留了臺灣恆春民謠的真實面貌。.jpg

為朱丁順阿公留下精彩的聲音紀錄,也保留了臺灣恆春民謠的真實面貌。
 

理解月琴系統

47歲那年,陳明章決定到恆春向朱丁順學月琴,花了3年,搞懂了陳達的音樂;又花了4年,理解了「恆春調」等月琴古調,再重新整理了自己對南管、北管、歌仔戲的音樂思路、創立了「台灣月琴民謠協會」,至今依舊竭盡所能推廣臺灣的音樂。

 

「當時對從錄音帶裡聽到陳達唱的恆春調,根本不知道怎麼彈出那樣的彈法,直到遇到朱丁順,我才融會貫通,豁然開朗。」陳明章說,跟老師學的那7年,「才理解月琴的演繹方式,也才有後來新式月琴的開展。」

 

2006年,為了紀念陳達老先生,在台北舉辦的紀念音樂會,就以朱丁順阿公為主角串連整場;2007年,陳明章在恆春辦的音樂會,也是以阿公和恆春民謠為主,活動總監王沛瀅表示說,她還記得2007年那場音樂會結束後,「現在的屏東縣長潘孟安專程來找陳老師,跟他說陳老師在恆春投下了一個文化的震撼彈。」

 

陳明章說,「那時候我決定,一定要把阿公的聲音錄下來,只有留下來,後面的人才會知道這是寶貝。」

 

王沛瀅回憶,從2011年第一屆臺灣月琴民謠祭開始,每一年都會有一個阿公的「恆春之夜」專場,但2012年的民謠祭,阿公已經在醫院了,「我還記得他老人家掛念著這場專場的演出,演出前我告訴他,晚上8點時會CALLOUT給他。後來陳明章老師在北投彈,他在高雄的醫院唱,這是最後一場阿公的演唱。」

 

陳明章回憶那幾年在恆春學月琴,跟朱丁順坐在門前,一點小食、幾杯酒,就這樣天南地北,邊學琴邊感受著恆春民謠的過往歷史。2009年朱丁順送了陳明章一把月琴,這把琴面刻有朱丁順簽名的月琴,乘載的不但是臺灣民間的生活與文化縮影,也是師徒兩代英雄相惜的象徵。

琴身古樸,這把老月琴已經是陳明章的珍貴收藏。.jpg

琴身古樸,這把老月琴已經是陳明章的珍貴收藏。

國寶月琴大師朱丁順送給陳明章的月琴。.jpg琴身已有些許斑駁,人也仙逝,但看到他親刻名字的月琴,仍能受月琴國寶大師朱丁順的音樂與身影。.jpg

(圖左)國寶月琴大師朱丁順送給陳明章的月琴。

(圖右)琴身已有些許斑駁,人也仙逝,但看到他親刻名字的月琴,仍能受月琴國寶大師朱丁順的音樂與身影。
 

文化 才是真價值

王沛瀅說,陳老師總是堅持自己覺得對的事,「要說他傻,好像也是,這10幾年來,我很確定在他的專業裡,他比更多人有品味、有遠見。但想想應該說,他知道什麼才是有價值的。」

 

2008年,朱丁順獲頒文化部傳藝金曲獎贈予的特別獎,老先生非常開心,當時他在得獎之後表示,「我沒有遺憾了,多年來不管颳風下雨,我都去學校教小朋友唱民謠、彈月琴。」朱丁順從不在乎錢,他認為傳承這些文化才有意義,能生活就好了,這些身教現在也成為陳明章的人生哲學,陳明章說,「身為月琴的傳人,這是義務、也是使命。」

月琴傳人陳明章致力推廣月琴,至今超過十年。.jpg

月琴傳人陳明章致力推廣月琴,至今超過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