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北管加龐克 林生祥用音樂書寫土地正義 希望與堅持

  • 次標題:第8期-2016/03
  • 文:郭耿甫
  • 圖:生祥樂團、陳佳琪
  • 點擊數:6043
共同挑戰概念雙專輯的生祥樂團
簡介

選擇北管,而不是生祥常用的自己文化裡的客家八音,最主要是因為反五輕最重要的組織和資金基礎,來自後勁地區四座聯合的公廟,1987鳳屏宮保生大帝連六次聖筊表明要反五輕的「神蹟」,更讓後勁人吃了秤砣鐵了心意,地方信仰堅定了反五輕長達二十五年的長期抗戰,閩南族群的北管音樂,因而成了《圍庄》搖滾的魂。

「林生祥」,一個雖沒有在廣大社會捲起千層浪的音樂人,但每當這個名字被叫出、他的樂音揚起,甚至他的身影出現,總是讓大家瞬時間轉換了一種時空,感到篤定與踏實。

快20年,林生祥堅持用母語客語寫歌,堅持住在老家美濃,他堅持與詞人鍾永豐合作,他堅持用傳統素材入樂,堅持書寫有情大地,他堅持做最好也最真誠的音樂。

在新居音響室分享從德國剛混音完。成的新專輯在新居音響室分享從德國剛混音完成的新專輯


與生祥10多年不見,訪談當天還沒客套寒暄,立刻被指定坐上那間「夢想音響室」最好的席位,「我正在聽剛剛才從德國寄回來的混音。」《圍庄》同時也是幾個月後即將發行的新作標題,有種立刻抓人的奇特魅惑力,「這次我用北管與龐克」,截然不同於前幾張專輯:《種樹》、《大地書房》、《我庄》,那樣的民謠風格,「因為這次我們是要談反五輕,講石化工業。」而永不退色的龐克搖滾,正是用以反主流文化的音樂語言。

 

反五輕25周年

在1999年明白以「美濃反水庫運動音樂紀實」為副標的《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之後,生祥的音樂創作雖沒有離開過議題與關懷,但似乎就沒有如此清晰的社會運動指向,能夠讓他與團隊再次有不能不特別書寫的動力,主要是這場堅持了數十年的社會運動,終於要等到開花結果的一日。1990年,後勁居民在經歷三千多個日子的圍廠衝突抗爭之後,政府答應在25年屆滿,五輕也就是高雄煉油廠即遷廠。去年10月30日,煉油廠正式停爐。

選擇北管,而不是生祥常用的自己文化裡的客家八音,最主要是因為反五輕最重要的組織和資金基礎,來自後勁地區四座聯合的公廟,1987鳳屏宮保生大帝連六次聖筊表明要反五輕的「神蹟」,更讓後勁人吃了秤砣鐵了心意,地方信仰堅定了反五輕長達二十五年的長期抗戰,閩南族群的北管音樂,因而成了《圍庄》搖滾的魂。

 

挑戰概念雙專輯 了然大叔心中的急切

學生時代深受平克佛洛伊德《The Wall》雙專輯的「荼毒」,反五輕歷程的史詩格局,使得林生祥忍不住動了嘗試概念雙專輯的心,但如經捧著在手上熱騰騰的新作品混音,卻像是一次做了四、五張唱片才提煉出來的,「重來一次,我不會再挑戰」。

作為紀念反五輕事件的第25周年,《圍庄》除了提醒、反省、悼念與慶賀,更有著回顧與紀錄的多重企圖,生祥「不變」的創作拍檔鍾永豐歌詞寫得簡潔、直白,與生祥兩人從「憤怒青年」早跨入了不惑之年,走過了各自不同的人生路與浮沉,細讀幾首這張專輯的歌詞,是種了然,也是種急切,當生祥播《拜請保生大帝》給我聽時,我多確定了歌名一兩次。

搭棚西門外,圍廠個把月;

庄內無人閒,新聞報激烈。

大暑轉立秋,志願輪三梯;

天公試我庄,颱風去又來。

警察纏蒼蠅,夜鬼跟便衣;

黑道發酒癲,包商唆是非。

蒼茫籲心聲,前途好抑壞?

神農有應公,立筊連六次。

拜請--拜請--

拜請保生恩主公,真人下凡保萬民,

公德醫世行正法,移山倒海應不平。

 

遠離都會如今卻也難逃霧霾紫爆的家鄉美濃遠離都會如今卻也難逃霧霾紫爆的家鄉美濃

 

堅持與希望

2015年12月31日,是政府承諾高雄煉油廠25年遷廠的期限,為了這天終於到來,後勁鄉親聚集在地方信仰中心鳳屏宮前,拜請保生大帝後,舉辦反五輕25年跨年晚會,生祥樂團分享了錄音才剛完成的《圍庄》部分歌曲,演唱到最後,林生祥百感交集地介紹了最後一首演唱曲。五輕要關廠,只是一個起點,二十五年來,台灣,或者說這塊土地沒有停止受傷,上蒼恩賜的女兒才念小學,生活的田庄美濃天天壟罩在PM2.5紫爆的警示中,「堅持」是反五輕成功的秘密,也是林生祥要邁向「知天命」之前,對自己生命與音樂的實踐。

「沒辦法,我就只會做音樂這件事!」他說。

 

談起女兒滿是美好的爸爸林生祥

談起女兒滿是美好的爸爸林生祥

我今天演唱的最後一首歌,是後勁人盼了二十五年,五輕終於給他關掉了,這首歌叫做《動身》,是希望未來是一個生態公園,讓我們的蟲、讓我們的鳥回來,讓我們的雲跟雨不要哭泣,動身: 

掉幾片葉到我們血管

長幾根草在我們肺裡

保生大帝已經捉到石化魔神

蟲兒鳥兒你們可以動身了呀

 

有幾多水在土裡呻吟

有幾多風在門前失聲

保生大帝已經抓到石化魔神

雲呀雨呀,你們可以收驚了

─〈動身:慶後勁反五輕運動25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