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千思萬縷 化作風裡再相見

  • 次標題:第133期-2020/12
  • 文:陳建銘 
  • 圖:臺北海鷗劇場
  • 點擊數:1058
王婕菱和林芸丞兩人分屬不同劇團,兩人共同合作《化作北風》的演出。
簡介

論起文學巨擘馬奎斯,直覺讓人想起「魔幻寫實主義」,但若將歌仔戲融入西方文學概念,又是什麼樣的風貌?2019年,現代劇場導演宋厚寬於第六屆大稻埕青年戲曲藝術節,以馬奎斯短篇小說拓展戲曲新視野,透過新生代演員王婕、林芸丞演繹出有別於傳統舞台的情愛繾綣。

排練場上,林芸丞正準備著下個月擔綱女主角的劇本;另一方面,王婕菱則在練功房反覆地加強兩天後即將登場的武生身段。

這是戲曲演員的日常,對於他們而言,四功(唱、念、做、打)五法(手、眼、身、法、步)是一輩子身上的寶貴資產,必須藉由平日裡不斷地練習才能在舞台上一展身手。然而,當傳統戲曲走進現代劇場時,身上的四功五法必須轉換為深沉的內心表現,對於演員又該如何應對?

走出傳統身段 重塑多情英雄

戲台上英姿颯爽的王婕菱,一個轉身亮相皆能引起台下戲迷的掌聲雷動,這一切都須歸功於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坐科12年的扎實訓練;然而,在學戲的過程中,王婕菱其實曾夢想過自己能夠裝扮成嬌豔俏麗的花旦,但因外在條件,學校老師砥礪她成為唱作俱佳的小生或武生,正式出道後更以迷人的魅力與渾厚唱腔化身為戲迷口中的「野獸派小生」。

在畢業後將近10年來的職業演員生涯,無論是劇場、外台,甚至是電視歌仔戲的演出,不僅堆疊出相當豐厚的演出經歷,也使得她愈來愈清楚自己對於傳統戲曲的使命、熱忱以及理想。

「透過這次的演出才讓我知道,原來我只有學習而沒有自編自導的戲曲技。」要求甚高的王婕菱相當感慨地說道。有別於當代歌仔戲定腔、定本的模式,過往的外台歌仔戲演員,本身除須具備厚實的演出經驗與功底唱腔以外,更重要的是須具備編導的能力,方能應付演出過程所需運用的台詞、身段表現。

對於長期受到學院體制內固定訓練的王婕菱來說,武戲曾是她最有把握的事情,但為了在充滿現代劇場概念的《化作北風》裡豐厚戲曲內涵,她可說是費盡苦心。除將各時期老師培育她的養分帶入角色以外,甚至在排練之餘找來劇校的學長加強戲曲身段,為的就是呈現出劇中最完美的多情武生。

「我很享受每一次與大家演戲排練的過程,努力記著每個人的呈現方式,甚至我還很想演小王子。」對於王婕菱而言,劇中另一角色──小王子直率爛漫的性格正是她夢寐以求的角色,因為她明確地知道,那就是現實生活裡的她,但她知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在演藝之路就必須做出更加完善的選擇,個性直爽的她接受挑戰,也珍惜上天送給自己的這份禮物。

突破自我設限 化身中原公主

自小跟著長輩看電視歌仔戲的林芸丞,在國小四年級時偶然參與歌仔戲短期研習課程,展開與歌仔戲的不解之緣;之後又在母親的鼓勵下加入國立臺灣戲曲學校歌仔戲科,成為第二屆由國家培育的戲曲人才,其所受重視程度可想而知;畢業後,無論是歌仔戲、民謠唸歌,抑或現代劇、音樂劇皆能見到她的精采表現。近年更成為文化部認定「無形文化資產保存者(俗稱人間國寶)」──廖瓊枝女士的傳習結業藝生。

「這是我第一次在舞台上演戲演這麼久,但我卻能夠非常專注,也不會輕易分心。」在將近20年的演出生涯中,歌仔戲是林芸丞最為熟悉的環境,但唯有這次讓她必須加倍努力投入這角色。

在導演的刻意安排之下,《化作北風》的舞台上,捨棄冗長的敘述,沒有中場休息、沒有技術人員,90分鐘的演出過程,只依靠台上4位演員的身段表現、相互支援。傳統歌仔戲講求的韻詞唱念、臺語文句、音樂慣例,在這齣現代歌仔戲裡也有著創新的表現,這對於習慣傳統演出的林芸丞而言都是不同以往的挑戰,但藉由不斷地與編劇、導演、音樂設計的溝通過程,使她能夠運用過往的經驗重新連結於這次的角色──中原公主東方華。

「中原公主身負沉重國族認同,因而造就出她那壓抑且敏感的性格。」林芸丞長期學習旦角行當以來,第一次被角色性格深深撼動內心,她感受著公主在中原身分認同裡堅守成規,實則拋不開骨子裡彭湃熱情的北國血液,因此她每每在排練時重現公主要離開北國之際,一字一句的唱詞化為淚水與公主相互慰惜。

身在太平年代的我們,或許難以想像當一位公主必須遠嫁至鄰國成為和平的象徵是怎麼樣的情況,但當這位中原公主依循著故鄉路重返母親的母國時,所須改變的是自己的眼界還是外界的期許?或許,和平才是我們永生追求的目標。

戲曲跨界美學 再造魔幻寫實

「說是改編文學,但《化作北風》其實有70%是我的創作,原著故事結構主要像是個情殺案,一點都不浪漫!」臺北海鷗劇場導演宋厚寬回憶2019年受大稻埕戲苑青年戲曲藝術節的邀請,將世界著名文學家馬奎斯的小說《富比士小姐的幸福暑假》,融合其另一篇《北風》的著作,將完全西方的元素轉換成傳統戲曲中常用的中原和外邦的概念,中西合併創造出了完全架空且帶些魔幻感的歌仔戲《化作北風》,引起不少歌仔戲迷的注意。

「我想做的其實是開發戲曲圈外人的工作,可把更多人拉進來合作。」宋厚寬相當開放地分享,他運用自己所受到西方學術訓練的戲劇思維,融入東方戲曲的意象美學,將青年戲曲藝術節的命題「文學、跨界」作一完整呈現。除打破東方思維融合西方舞台,也與臺語文作家鄭順聰共同創作劇本、起用新生代的音樂設計陳信宏,他期許讓更多人能夠認識歌仔戲、加入傳統戲曲的合作與創新。

宋厚寬集結4位劇場青年演員於一台,以簡約的服裝、布景、道具帶領眾人走入中原與北國的奇幻世界,在演員表現中看見戲曲美學,也見證到角色深沉的內心,透過簡潔的畫面帶給觀眾一份傳統融合現代戲劇的一份全新感受。

《化作北風》兩位新生代演員──王婕菱、林芸丞於2020年入圍第31屆傳藝金曲獎最佳個人表演新秀獎,獲此肯定的同時,也讓我們更期待他們未來有更優秀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