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共感 讓傳統工藝品活起來

文:林麗娟
圖:黃聖芸、好心地文創
分享:

不讓臺灣傳統工藝的美好,消失在時代巨輪的輾壓下,好心地文創有限公司執行長黃奕杰,善用自己的商業設計專長,協助設計、包裝、打品牌、推廣行銷,藺草編織、竹編、柿染、藍染重新獲得溫暖推手的力量,從黯淡月暈走出,翻轉向來被漠視的命運,迎向春暉。

彎進小路,從好心地公司透明櫥窗瞧進去,自然而然就被陳列的月桃編織帽、藍染絲巾、藺草提籃等等樸實卻洋溢人文美感的物品吸引住,這都是團隊推廣傳統藝術的成果,從拜訪、構思、設計、舉辦工坊活動全程輔導,甚至,還提供公司路邊店當作寄賣地點,只為了告訴老人家們:「加油!我們一直都在。」

結合異材質、融入時尚 為工藝加值

好心地執行長黃奕杰是鶯歌子弟,耳濡目染陶藝光華,就讀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設計學碩士班時,由於執行國立工藝研究發展中心的專案,愛上鹿港老街廟宇、藻井的彩繪藝術,「原來商業設計公司不單單只是設計名片和網站,還能向外延伸,結合盒子做包裝設計,結合擺盤發展美術設計等等。」為保存傳統藝術的世代傳承,他在商業設計公司打好基礎後,2014年另設好心地文創公司圓夢。

「要做漂亮的設計,不一定非我不可,但若要為傳統工藝注入設計新血,開拓出路,捨我其誰!」透過主動拜訪社區與承接公部門專案,好心地開始與工藝家合作,黃奕杰記得,帶著團隊進到社區之初,難免不被認同,「我們想的是先設計再行銷,在地人在乎的卻是一份確保有收入的穩定生活。」這固然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該如何說服長輩們呢?他總回應,「有設計美感的工藝品,既美觀又實用,甩脫大量重複製作的老路徑,才能獲取高價值。」

他舉台灣藺草協會為例,工藝是因應生活需求而生的,本就應該隨著時代不斷改良,才不會被淘汰。

他請工藝家先上好心地官網及facebook粉絲專頁看看他們的過往成果,比如對藺草編織的介紹很平易近人,當工藝與生活相契合,介紹給大家才會被接受。「就是要不厭其煩,工藝家較易認同,」藺草加入抱枕、提包的整體圖案設計中,既很時尚、獨特,也很生活化;又如搖滾樂團五月天貝斯手瑪莎訂製的彌月禮盒,包裝選用的藺草編,就來自藺草學會與設計師聯名共同製作,打造品牌知名度。

與大眾產生「共感」 愈在地愈國際

苑裡鎮的山腳社區於2009年成立台灣藺草學會,從一開始找來3位藺草奶奶示範教學,到今天已經培訓出10多位工藝師,每年持續吸引新的學員投入,參加工藝師認證,好心地輔導有成。黃奕杰欣慰地說,幾乎要消失的工藝重新發揚光大,成功要訣就在於不斷尋找可以跟大眾產生「共感」的觸點。

他進一步點出設計的關鍵思維:「藺草織帽織蓆,面積大、工法繁複,受限於成本,價格當然居高不下,若只取小部分織物面融入抱枕、手提包,引人喜歡也買得起,注入時尚元素新趣味,佐以策展,更容易推廣出去,回過頭來,終能幫助藺草編藝傳承。」

日本人很欣賞藺草、竹子、月桃葉等天然纖維織物,源於自然,活得自然。曾在日本攻讀碩士的黃奕杰與日本京都市政府洽談行銷通路,「賦予傳統工藝品新的時代面貌,不只要改變產品既定模樣,更要改變通路、加入電商平台販售行列,同時把消費者反饋意見帶給工藝師,把作品推向國際。」愈在地愈國際,傳統工藝是臺灣珍貴的特色,思考全球化、行動在地化、MIT受歡迎,市場大餅自可擴大。

黃奕杰以崙尾天赦竹編發展協會的合作案為例說明。好心地團隊在過去幾年,以產品設計工作坊的方式與社區討論,導入不同形狀、編法、圖形設計,甚至與皮革等異材質結合,以往編作雞籠、竹簍的技法轉化為背包、信箱、筆筒、家飾品,跟著現代生活一起呼吸。

當設計師遇上工藝師 先堅持留下來

實地考察挖掘臺灣的工藝軟實力之後,不免發現,跨出大步,後續持之以恆地關心輔導,更需要極大的毅力,黃奕杰不諱言,輔導新竹縣柿染文化協會時,他找學弟吳至航發揮巧思,以柿染布開發新穎產品。起初,新埔工藝師習慣柿染布與小片杯墊的傳統表現形式,雙方的想法不同,學弟便來向他討教經驗,他勉勵道︰「面對傳統工藝,很多人往往因為感覺改變不了什麼而離開,但『好心地』則是因為要看到可以改變什麼而留下來。」

學弟決定留在協會工作,擔任設計總監,並開心成立了品牌「Kirkir(柿啊柿啊)」,推出的柿染圍裙、布包、背包、安撫玩具、柿汁煮染加植物移印羊毛圍巾異材質,展現產品,漸漸地撥雲見日,擁有一片天,成就感十足。

他強調,在工藝師的才華與消費者的需求間,取得平衡點,解決痛點、堅持開花結果的一日,聯外網絡就通了。類似協助柿染為大眾知道與接受的案例,尚有協助育成微型工藝及食農品牌,由團隊成員帶動工藝師示範工藝奧妙,藉由現場DIY體驗,在地工藝師開發能力與帶團經驗值步步高升,很快就能自立,有信心、一再交出亮麗的創新成績。

發揚傳統工藝,創新藝術行銷,為的是讓年輕一代懷抱希望,「大家信任我們,清楚我們在做什麼,配合良好,一定能事半功倍。」黃奕杰樂觀微笑著,深深覺得每一天都過得有意義極了。